或许远水解不了近渴但在关键时刻

 事实上,苏炽烟和蒋青鸢并不是很熟,之所以那么激动,最主要的还是惊讶于苏锐的态度。
 
    虽然她懂得很多所谓的算计和所谓的布局,但是苏炽烟从来不会喜欢这些东西。
 
    她之所以和苏锐很亲近,或许也是认为对方是个简单而纯粹的人,但是,从这件事情上,苏家大小姐似乎发现了一点不太一样的东西。
 
    “你为了让蒋家内讧,分崩离析,所以才放任别人的偷拍,使得这些照片流传出去,对不对?”苏炽烟摇了摇头:“本来我还想问问你和蒋青鸢是什么关系,但是现在看来,已经没那个必要了。”
 
    不过,话虽然如此说,但是苏炽烟却一直都没有站起身来,仍是盯着面前的那一大碗骨头汤面。
 
    苏锐却毫不介意,反而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事实上,你一直都没有意识到,我完全可以在你面前不承认这些,完全可以否定你的猜测,但是我并没有,你说是为什么?”
 
    苏炽烟闻言,眼底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,带着诧异说道:“因为,你把我当成了你的朋友?”
 
    苏锐脸上的笑容又多了一分,还带着一点打趣的意思:“这个答案很自恋,但算你回答对了三分之一。”
 
    “另外三分之二呢?”苏炽烟听到苏锐这样说,眼中的温度已经渐渐升高了。
 
    是啊,他完全可以瞒着自己,不让自己发现他腹黑的本色,但是,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
 
    不管是女朋友,还是女性朋友,只要找对了点,她们还是很好哄的。
 
    “因为,你的猜测根本就是错的。”
 
    苏锐轻轻一句话,却让苏炽烟大感意外!
 
    “我的猜测怎么可能是错的?刚才你可都亲口承认了……”苏炽烟难以置信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因为你方向性没错,但是出发点错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,轻轻叹了一句:“我说我是在帮蒋青鸢,你相信吗?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80章 你在帮她,很多人在帮你
 
    帮助蒋青鸢?
 
    听了这话,苏炽烟愣住了。
 
    她只看到了这件事情给蒋青鸢所带来的无穷无尽的负面影响,却没看到苏锐在另外一方面的用心良苦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,你是在可怜蒋青鸢,也难得你有这般古道热肠。”苏锐并没有因为苏炽烟的误会而对她反感,反而因为她的这一番误会,对其的评价又上升了一个档次。
 
    苏炽焰轻轻的嗯了一声,静静等待着下文。
 
    “我也知道,蒋青鸢现在一定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”
 
    苏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脸上并不沉重,反而露出微笑来:“在秦家大院的时候,我曾经一枪打散了蒋青鸢的发髻,而在蒋家的时候,她一枪又差点杀了我,我曾经以为我们必须站在对立的立场上,这种状况会持续一辈子。”
 
    “蒋青鸢可能也是不得已为之,我听说过她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,因此对这个人的评价还算不错,这个女人和她家族里的那些大少爷可不一样。”苏炽烟轻声说道。
 
    对于苏锐杀死蒋毅刚的行为,苏炽烟并没有太大的异议,她的观点和苏锐一样,衡量一个人的罪行轻重与否,并不是要看他的所造成的犯罪结果如何,而是要看他的犯罪动机。
 
    这些年来,蒋毅刚联合着他那些狐朋狗友,不知道做下了多少恶事,枪毙十次都足够了,此人一死,就连苏炽烟都感觉到大快人心,想要为苏锐击节叫好。
 
    而蒋青鸢可不一样,在苏炽烟看来,她几乎是在扛着蒋家前进,付出了许多努力,可饶是这样,还是有不少家族中人在明里暗里和她对着干,不断的拖后腿。
 
    对于这样坚强的女人,苏炽烟本能的报以许多的同情。
 
    “你说的没错,我也是这样认为的,如果换做是我,可能会做的比她更狠更绝。”苏锐淡淡一笑:“我在从拉萨去墨脱的时候,路上和她偶遇,因此才不得已与她同行了一段时间,这才相互增进了解,慢慢的变成了朋友。”
 
    “应该这样做,当时追杀你的人实在是太多了,为了防止有心人做文章,把蒋家的仇恨往你身上拉,你确实是要保护好蒋青鸢。”苏炽烟也是一口说出了其中的关窍:“正好,如果没有这个机会,想必你们还一直是冤家呢。”
 
    不过,在说出这句话之后,她明显意识到自己有点失言了,抿着嘴咳嗽两声,笑了笑。
 
    苏锐倒也没有怎么在意,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:“怎么,你也知道在西藏追杀我的人很多?”
 
    “是的。”苏炽烟犹豫了一下,倒也没有回避这个话题,直视着苏锐:“爷爷在这件事情上利用了你,是他的不对,但是,我不希望你记恨他。”
 
    “我很欣赏你的态度,但是不太欣赏他的做法。”苏锐摇了摇头,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淡淡的嘲讽意味:“虎毒还不食子呢,他这样做,就不怕我这个私生子死在西藏?”
 
    说到“私生子”三个字,他还加重了语气。
 
    苏炽烟的身体轻轻一震,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这还是苏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说起自己的身份,不管怎么说,他可以用这种身份来自嘲了,这总比一直避而不谈要好多了吧。
 
    这样看来,这应该是个可喜的转变。
 
    “回去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才好。”苏炽烟在心中低声说道。
 
    “应该不会出现那种极端的情况,你不会死的。”苏炽烟的眼帘低垂了一下,看着桌上剩下的大半碗面,说道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?当时可是有不少西方黑暗世界的好手,他们完全拥有能杀死我的实力。”苏锐倒想看看,苏炽烟能够给出什么答案。
 
    两个整编特种大队?
 
    他当然知道,这种集结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!
 
    这是暗中相助,或许远水解不了近渴,但在关键时刻,说不定就能帮到不少的忙!
 
    苏炽烟终于露出了轻松的微笑,她看着苏锐,轻声说道:“西北军区的中将司令员,叫苏方舟,是我三爷爷的儿子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。
 
    他以为苏老太爷什么都没有做,但事实上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,他做了很多很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