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实上对于这种声音蒋青鸢已经习以为常了

 “还有,这次进入西藏的雇佣兵比你想象的还要多,你有没有想过,在你到了墨脱之后,为什么再也没有雇佣兵追出来杀你?”苏炽烟的语气很轻,但所抛出的信息却很重。
 
    “比我想象的还要多?”苏锐也曾疑惑过这个问题,但是一直都没有深究,直到现在他才知道,这里面还是大有文章!
 
    “你是说,特种大队……”
 
    “是的。”苏炽烟非常确定的点了点头:“用你们的话说,这应该是把那些雇佣兵给‘包了饺子’。”
 
    苏锐闻言,身体靠在椅背上,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怪不得那些国际雇佣兵一个都没跑到墨脱,原来是西北军区的特种大队出动了!
 
    面对这些胆敢到华夏境内执行任务的国际雇佣兵,华夏的特种战士们自然不会手软!
 
    看着苏锐复杂的神情,苏炽烟觉得自己莫名轻松了许多:“爷爷他……其实他一直很关注你。”
 
    “我明白。”苏锐点了点头,那位老人为他做了这么多事情,此时此刻,苏锐还能说些什么呢?
 
    “不说这件事了。”苏炽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说道:“你刚才说是在帮蒋青鸢,这怎么会是帮她呢?估计她现在已经麻烦缠身焦头烂额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当然是在帮她。说实话,蒋青鸢的责任感很强,她想要靠一己之力,拖着蒋家往前走,这样把她自己搞的很累,而且收效甚微。最关键的是,其他的蒋家人似乎根本不领她的情,反而想方设法的从她的手中夺取权力,与其这样,还不如彻底放手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苏锐的眼睛里闪过了一抹精光:“蒋青鸢是蒋家其他人头上的大山,但是整个蒋家却是她的累赘。如果能够把这些累赘给抛下,那么她可以飞的更高更远更轻松。”
 
    “这么说来,你是在利用这次机会让她和自己的家族断绝关系?”苏炽烟表情怪异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不管是不是断绝关系,总归要有个说法。”苏锐直视着苏炽烟的眼睛:“她必须为自己的前途负责,如果继续和蒋家捆绑在一起,只会把她拖向深渊。”
 
    “好吧,姑且把你这番话当成出自朋友的关心好了。”苏炽烟笑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叫姑且?”苏锐略带不满:“我这明明就是朋友间的关心,而且还是最真诚的那种。”
 
    苏炽烟倒也不再和他争辩,笑吟吟的说道:“反正我怎么听起来都像是你在利用这个机会搞垮蒋家,要知道,蒋青鸢如果离开,那么整个蒋家还有谁能成为你的对手?”
 
    “至于吗?我根本就没把蒋家放在眼里过,你这种腹黑的人总是喜欢用腹黑的眼光来看待别人。”苏锐瞥了瞥嘴:“漂亮女人才最阴险。”
 
    “如果你这是夸奖的话,我就非常乐意的接受了。”苏炽烟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即便漂亮如她,也喜欢得到别人的夸赞。
 
    两个人这样对视着,苏炽烟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点微微加速,连忙移开眼神。
 
    “要不你去看看蒋青鸢吧,我估计她现在并不太好过。”
 
    “我去看她,你不吃醋么?”
 
    苏锐看着苏炽烟那认真的表情和好看的眼眸,很没营养的调戏了一句。
 
    “我吃哪门子的醋啊,就没见过这么自恋的家伙。”
 
    苏炽烟的眼神连忙转开,小口吃着碗里的面条。
 
    面条细腻顺滑,猪骨浓汤喷喷香。
 
    吃着吃着,苏炽烟莫名的笑起来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由于蒋家大院推倒重建,因此蒋青鸢就住在附近的一家酒店中。
 
    其他的蒋家人在外面都有自己的商品房,自然有地方住。至于蒋紫龙所提出来的那些拨款,蒋青鸢硬生生的给压下了三分之一,现在蒋家江河日下,在开源不行的情况下,节流就显得更重要了。哪怕因此导致怨念四起,她也完全不在乎。
 
    这是一间五星酒店的套房,以蒋青鸢的关系,住进来自然可以有很大的折扣。此时的她穿着一身简单的睡裙,长发尚未全干,带着微微潮湿的气息披散下来,很显然刚刚洗澡出来。
 
    望着窗外的夜色,她满心惆怅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有一些事情并不是误会,即便千百张嘴也都解释不清。
 
    她抱着腿,蜷坐在沙发上,另外一只手不断的翻着手机上的那些照片,摇头苦笑。
 
    照片上的一男一女,看起来像是一对亲密的恋人,他背着她,他抱着她,他扶着她,他揽着她。
 
    照片上的天很蓝,云很白,空气很清澈。
 
    “这不是误会,这是我主动的选择。”蒋青鸢收起手机,想着自己最难忘的那段时光,不禁很是有些感慨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房间外面传来了砰砰的拍门声音!
 
    “蒋青鸢,你给我出来,你给我解释解释,这照片是怎么回事!”蒋白鹿气急败坏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81章 只有你能给我安慰
 
    事实上,对于这种声音,蒋青鸢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 
    整整一个下午,她从电话里听到的都是这些,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打来,一条短信接着一条短信的发过来,全部是毫不留情的指责,甚至是恶毒到极点的咒骂!
 
    听着那些电话,蒋青鸢根本无法解释,看着那些信息,她的心也渐渐的沉到了谷底!
 
    蒋青鸢知道,自己现在真正的处于了百口莫辩的境地!
 
    蒋毅刚被多少电话打来,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短信息发来,她意识到,既然解释不通,无人会相信,不如索性关了手机,任由它去吧。
 
    关上手机之后,世界暂时的清净了一会儿,但是蒋青鸢自己却无论如何也静不下来,她的脑海里始终浮现着那个男人的身影,挥之不去。
 
    事实上,抛开现在的境遇不谈,这几天蒋青鸢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,即便称之为寝食难安也一点不为过,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都是脑海里面的那个男人。
 
    蒋青鸢知道,如果没有他的出现,自己早就已经死在西藏,甚至死之前还会遭受种种凌辱。
 
    是他不顾累赘和麻烦,背着自己走出墨脱的密林,那流淌下来的汗水,还有坚实的脚步,和宽阔有力的后背一起,构成了蒋青鸢西藏之行的最美回忆。
 
    很难想象,和“仇人”相处的这几天,竟然会是她过往那么多年里最轻松幸福快乐的时光!
 
    尤其是那个夜晚,和他同床而眠,虽然没有突破最后的一道防线,但是两个人的冲动情绪还是导致差点越过了雷池。
 
    要知道,那个时候,蒋青鸢献出了自己的初吻,苏锐该摸的摸过了,该亲的亲过了,甚至对方的短裤都被他差点扯下!
 
    如果不是两人都能保持最后的一丝理智,恐怕当晚的“一夜情”可妥妥的会发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