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就不觉得你那两个哥哥太不把你当回事了吗

 
    苏锐闻言,都不想理他了,见过不开窍的,就没见过这么不开窍的!
 
    “你就不觉得,你那两个哥哥太不把你当回事了吗?”苏锐“循循善诱”,只要有挑拨离间的机会,他是可绝对不会错过的!
 
    听了这话,南宫燕的眼神之中略过了一抹警惕。
 
    “别担心,我并不是在挑拨离间。”苏锐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了:“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。”
 
    “你看,你在这里蹲了几个小时,连个凳子都坐不上,连口水都喝不上,受苦受累受罪,而南宫瞬和南宫尧呢?绝对是在吃香的喝辣的,说不定现在美女在怀,正搂着呼呼大睡呢!谁管你的死活?”
 
    南宫燕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。
 
    他早就意识到这件事情,但一直没有往最坏的方面去想。
 
    经过苏锐这么一提醒,他看着自己蜷缩在地上腿脚发麻的惨状,想着那兄弟二人可能在搂着美女睡觉,顿时气的不打一处来,对苏锐的恨意全部转移到了南宫尧和南宫瞬的身上!
 
    他们做的混蛋事,怎么就需要自己来承担责任?
 
    已经通知了他们拿钱赎人,这特么十几个小时都过去了,从美国赶来也足够了,他们居然还没有出现!
 
    苏锐继续补刀:“我之前之所以和你打赌,并不是因为南宫家族离得最远,而是因为我太了解你那两个堂哥了。反正这里有你来背黑锅,又不需要他们来承担责任,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?”
 
    “这两个混蛋!”南宫燕气的大骂!他心中的火气成功的被苏锐给挑拨起来了!
 
    见到这事情正往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,苏锐淡淡一笑:“你在这里受的罪,他们不知道,也没兴趣知道,我敢跟你打包票,哪怕等到明天这个时候,他们也绝对不会来救你。”
 
    南宫燕再次咒骂了一句,他已经认同了苏锐所说的话了,别说明天,就算过去一个月,南宫家族也不会来一个人!
 
    看着南宫燕的表情阴晴变幻个不停,苏锐知道,自己只需要再稍稍的引导一下下,那么整个事件就会往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了!
 
    “他们来杀我,却把你推出来顶缸,我要是你,可忍不下这口气。”苏锐笑眯眯的说道。
 
    南宫燕抬头看了苏锐一眼,他清楚的意识到,苏锐就是在挑拨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,可是,知道归知道,南宫燕心中对于南宫尧和南宫瞬的怨气早就已经浓到了一定的程度,必须要发泄出去!
 
    “告诉我,你恨他们吗?”苏锐的脸上仍旧挂着和煦的微笑。
 
    “我恨不得扒了他们的皮!”南宫燕控制不住的大喊道!
 
    “这是个法制社会,扒皮和杀人可不行,你可别报仇没成,倒先把自己给赔进去了。”苏锐还真的担心南宫燕这个愣头青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,到那时候,可就大大的坏了他的计划了。
 
    “你想要我怎么样?”南宫燕抬起头来,他惊奇的发现,现在他对苏锐已经没有一点恨意了,反而竟有一种想要和他合作的**!
 
    尽管他知道这是苏锐想要的结果,但就是忍不住那要干掉南宫尧和南宫瞬的念头!
 
    不过,在苏锐看来,这个结果还不能让他满意。
 
    合作?
 
    不,他需要的不是合作,他需要一个能够听自己话的南宫家家主!这不是合作,而是独裁!
 
    “不是我想要怎么样,而是看你想要怎么样。”苏锐的眼光犹如利剑,直刺的南宫燕脑子发疼!
 
    苏锐知道,他已经和五大世家有了深仇大恨,这些家族不可能因为他曾经“驱逐出境五年”而放过他,这次西藏的刺杀事件就是最好的明证,既然他们不会放过苏锐,那么苏锐就不如先下手为强了!
 
    今天有龚夏刀的事情在前,龚家已经垮了一半,如果能够让南宫燕顺利上位的话,那么五大世家就搞定两个!
 
    还有蒋家、张家和云家,这三家江河日下,也已经不足为患了!
 
    “我想要的是什么?”南宫燕自问了一句,然后抬起头来,道:“我想要整个南宫家族,我要成为家主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,以你的身份,只要南宫尧和南宫瞬还活着,你永远都没有机会。”苏锐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,释放出一丝危险的光芒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南宫燕的腿脚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,他艰难的爬上了椅子,看着苏锐,问道:“我怎么样才能够拥有这种资格?”
 
    他的表情很认真,看来,苏锐的寥寥几句话,已经把他关在内心笼子里的小野兽彻底的释放出来了!
 
    “我可以帮助你登上南宫家的家主之位,把南宫尧和南宫瞬彻底的踩在脚下,到那个时候,他们给你的诸多屈辱,你可以千倍万倍的还给他们。甚至说,他们的性命,也都完全掌握在你的手里。”
 
    想着可能拥有的那一天,想着从小到大所遭遇的白眼、嘲讽乃至无视,南宫燕的眼中开始膨胀出无限的**!
 
    “我要得到南宫家的家主之位,一定要得到!”
 
    他知道,现在南宫瞬都还没继承家主的位子呢,就已经随手把他当成了弃子,如果有一天真的大权独揽,到那个时候,可就没有南宫燕的立锥之地了!
 
    “你要得到南宫家的家主之位,很简单,只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就行了。”苏锐淡淡的说道。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79章 我很腹黑!
 
    十分钟后,苏锐走出房间,独留南宫燕坐在房间中。
 
    不知道苏锐对这位未来的南宫家家主说了些什么,他浑身已经被汗水彻底湿透,呆呆的坐在凳子上,目光呆滞。
 
    过了许久,他的眼神之中才重新出现出光芒,随后,这丝光芒越来越盛,流露出一股野心的味道!
 
    不过,在想到苏锐之后,南宫燕眼底的野心光芒陡然消散,化为诚惶诚恐,战战兢兢!
 
    他终于知道,那个男人只不过是不想出手而已,如果他愿意的话,可以轻易的把自己碾死在这里,对付整个南宫家,他同样可以采用类似的手段,雷霆万钧,无人能挡。
 
    似乎,除了听他的话,自己已经是别无选择!
 
    苏锐倒也没有去别的地方,而是在北方公馆里面找了个客房,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,然后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,此时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,再过一会儿天可就要亮了。
 
    按理说,喝了那么多的酒,又熬到了那么晚,苏锐本应该沾到枕头就睡着才是,可是他躺在床上,思绪翻飞,久久无法入眠。
 
    今天他见了很多人,也看到了许多张脸,以及那些脸上的表情。
 
    杨光明,苏天清,苏无限,苏炽烟,还有苏耀国,这些都是苏家人。或许,只要苏锐愿意,他也可以堂而皇之的进入这个家族,成为其中的实权人物。
是当天的下午了,苏锐起床之后,做了几组简单的无氧运动,然后带着满身大汗钻进了浴室里。
 
    等到他围着浴巾擦着头发走出来,却听到了门铃声。
 
    凑到猫眼一看,竟然是苏炽烟。
 
    苏锐大感意外,直接拉开房门。
 
    今天的苏炽烟穿着白色长款衬衫,衬衫的下摆一直垂到了大腿中段,下面仍是一条简单的紧身牛仔裤,但是却把完美的腿型非常恰当的展现了出来,
 
    见到苏锐这个样子,苏炽烟的俏脸不禁微微红了一下:“流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