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已经被苏锐接了过去除非他本身就是故意的

 “我怎么流氓了?明明是你挑我洗澡的时候过来的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下半身围着浴巾,把矫健精悍的上半身露出来,浑身上下充满了阳刚的气息。
 
    “我是来喊你吃饭的,换好衣服,我们出门吧。”苏炽烟把脸转向窗外,故意不看苏锐。
 
    “美女,献殷勤也不必这样吧?难道说我昨天晚上的男子汉气概把你给征服了?”苏锐自恋的说道。
 
    一想到昨天晚上两人干出来的疯狂事情,苏炽烟的俏脸不禁更红了一分,对于这种荒唐事,她可以想想,但绝对不会说出来。
 
    “快点换衣服,我们去吃大骨汤面。”苏炽烟自然不会在这个话题上面继续,于是说道。
 
    “大骨汤面?”
 
    苏锐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便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他的笑容之中,并没有多少揶揄的意味,反而带着淡淡的感怀。
 
    昨天晚上酒醉之后的那喷香的大骨汤,也给苏锐带来了深刻的印象,人生之中,很难得有这样的悠闲时光。
 
    两个人驱车来到昨天晚上的面馆,人并不是很多,一人要了一大碗面。
 
    苏炽烟细细品着,而苏锐则是风卷残云。
 
    “咱们明天就去宁海。”苏炽烟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,道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,到时候你开车来接我。”苏锐丝毫没有绅士风度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让一个女人来接你,你也好意思。”
 
    “那有什么不好意思,有便宜不占白不占。”
 
    苏炽烟撇了撇嘴,犹豫了一下,又说道:“对于你来说,明天就回去,会不会有点仓促?”
 
    “有什么仓促的?”
 
    苏锐并没有体会到苏炽烟话语中的深意,仍旧低头对付着面条。
 
    “我是担心你在首都还有事情没解决完。”苏炽烟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抬起头来,笑了一下:“你还想着让我回归苏家呢?真的,说实话,你别再在这种事情上面浪费时间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说的不是苏家。”苏炽烟再次犹豫了一下,终于说出了实情:“而是蒋家。”
 
    “蒋家能有什么事情值得我去解决?”苏锐有点搞不懂苏炽烟的意思了。
 
    “你自己看吧。”苏炽烟干脆拿出手机递给苏锐。
 
    “你自己看看上面的照片,里面的人是不是你?”苏炽烟说着,表情有些怪异。
 
    “是我,没错。”苏锐落落大方的承认了,然后直接把手机还给苏炽烟,似乎那上面的人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似的。
 
    照片上面有两个人,一个是苏锐,而另外一个,叫做——蒋青鸢。
 
    里面二人的动作极为亲密,或是蒋青鸢伏在苏锐的肩膀上,或是苏锐扶着蒋青鸢的腰,如果不是情侣,真的很难想象的出,他们竟然会这样。
 
    “你就一点不吃惊?”苏炽烟更加讶异了,她在来之前设想过苏锐的各种反应,或意外或气愤,但是就没想过他竟然如此淡定!
 
    事实上,苏炽烟虽然想要来吃大骨汤面,但此行的最主要目的还是告诉苏锐这件事情!
 
    “我有什么好吃惊的?不就是偷拍吗?又不能掉块肉。”
 
    苏锐端着碗,连头都不抬,吸溜着的喝着大骨汤,那叫一个香。
 
    “我实在无法想象,一个人对这种偷拍竟然能够那么淡定。”苏炽烟轻轻的放下了筷子:“除非……”
 
    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已经被苏锐接了过去:“除非,他本身就是故意的。”
 
    听了这句话,苏炽烟的身上没来由的感觉有些冷。
 
    “你是在说你自己吗?”
 
    即便喝着热气腾腾的大骨汤,即便外面的温度还有二十五度,但是苏炽烟仍然暖和不起来。
 
    “这样来说吧。”
 
    苏锐终于放下了碗筷,看着苏炽烟,正色说道:“我如果不想让人偷拍我,别人永远找不到偷拍的机会。”
 
    苏炽烟深吸一口冷气,难以置信的看着苏锐:“难道说,这次的偷拍是你刻意安排的?”
 
    想到这一点,她忽然觉得现在的苏锐和昨天晚上相比,简直判若两人!
 
    这个男
    苏锐指了指手机上的照片:“跟着我身边整整两个小时,时不时的还打开闪光灯,就这样毫不专业的偷拍技术,我得多迟钝,才能不注意到他?”
 
    “那你为什么要放任他偷拍?”
 
    “因为他在帮我的忙,我为什么要拒绝?”苏锐摇头一笑,似乎根本没当回事。
 
    “帮你的忙?帮你整垮蒋家吗?”苏炽烟的面色微微冷下来:“可是,这样的照片或许对你没什么影响,但是照片里的另外一个女人是蒋青鸢,你知不知道,现在的蒋家已经开了锅,甚至要把她逐出家门!”
 
    说着说着,她的语气有点激动了。
 
    或许是同为女人,苏炽烟颇有一种打抱不平的意思。她并没有问苏锐和蒋青鸢是如何认识的,而是直接质问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