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绝食都没有机会这该是怎样屈辱的一种体验

“龚夏刀被国安带走了。估计龚家上上下下已经全部乱了套,虽然他们在警务系统里颇有能量,但是国安可是个油盐不进的地方,谁去说情都没用。”说到这儿,秦冉龙摇了摇头:“真是没想啊到,龚夏刀居然能干出这种事情,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,看来,现在的龚家得重新选择继承人了。”
 
    “龚秋剑和龚夏刀这哥俩废了一对,剩下的继承人人选岂不是很明显了吗?”苏锐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来。
 
    他知道,龚夏刀既然被国安带走,就说明自己让马塔搜集的证据已经惹到了国安的某些大佬,否则他们不会冒着得罪龚家的风险来做这种事情!
 
    国安国安,为的就是国家安全而服务!至于谁破坏了安全,谁就要接受调查,付出代价!
 
    有马塔的那些证据在,只要国安的态度足够强硬,那么龚夏刀这辈子算是完了!
 
    牵一发而动全身,龚家无疑是某些旧势力的代表,而这次龚夏刀被带走,一定会激起那些旧势力的强烈反抗。
 
    他们不仅是在反抗苏锐,更是在反抗这一场改革。
 
    “历朝历代的改革都是要流血的,那么这一场改革,就先拿龚家祭旗好了。”苏锐自言自语了一句,眼中掠过无限冷芒。
 
    “毁掉龚家的龚夏刀,至于南宫家那边,就全力扶植南宫燕成功登上家主之位好了。”苏锐淡淡说道。
 
    秦冉龙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:“大哥,我没听错吧?南宫燕那货还欠你两个亿没还呢,你居然要帮他登上家主之位?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678章 我真的不是在挑拨!
 
    “你确实没听错,如果只需要花掉两个亿,就能搞定南宫家族,我想这笔生意还是非常划算的。”苏锐淡淡一笑,说出了他心中的计划。
 
    “搞掉南宫家族?”秦冉龙一拍大腿,露出恍然的神色来:“我明白了,你是要从内部把他们瓦解掉!如果囊南宫燕上位,肯定会和南宫尧南宫瞬等人展开激烈的斗争,到那个时候,这个家族可就不攻自破了!”
 
    “不,我说的是搞定,而不是搞掉。”苏锐纠正了秦冉龙话语里的错误:“南宫家和龚家不一样,对我来说,一个听话的南宫家族总要比一个被灭掉的家族要更有用一些。”
 
    秦冉龙终于开窍了:“如果南宫燕听话的话,到那个时候,损失的两个亿将会十倍百倍的补偿回来!大哥,还是你有眼光啊,这办法太贱了!”
 
    苏锐满脸黑线,特么的有这么夸人的吗?
 
    他随手一弹,那空空的牛奶盒便飞过了好几米的距离,准确的飞进了垃圾桶里。
 
    秦冉龙见此,嘿嘿笑着说道:“大哥,我觉得一个大男人在用吸管喝牛奶,这种行为,特别的……娘炮。”
 
    尼玛!
 
    忍不了了!
 
    苏锐转过身,把秦冉龙按倒在沙发上,直接来了一顿狂殴。
 
    而此时,铁塔男姚磊也从楼上赶了下来,他显然一直都没合眼,苏锐难得交办一件事情,他可不敢有任何的闪失。
 
    “苏先生,依照您的吩咐,我们把南宫燕看的牢牢的。”姚磊边跑边说道:“就算警察来了,也别想把他劫走。”
 
    苏锐闻言,不禁咳嗽了两声,到底是混黑道的,说起话来就是彪悍啊。
 
    “辛苦了,带我去看看他吧。”苏锐拍了拍姚磊的肩膀,这个小小的动作搞得对方激动不已,俨然是把苏锐当成偶像了。
 
    当见到南宫燕的时候,苏锐没忍住,直接笑喷了。
 
    也就十几平米的房间,南宫燕蹲在最中央,周围站着十名大汉,每个人都是手持钢管,虎视眈眈!
 
    这场景实在是太有喜感了,堂堂的南宫家少爷变成了这份模样,真不知道他的心里作何感想。
 
    姚磊这种看守别人的方法,连个苍蝇也飞不出去啊。
 
    连个小凳子都不给坐,就这么蹲着,腿完全麻了,想跑也跑不掉!
 
    南宫燕抬起头,看到苏锐,顿时露出了幽怨而愤恨的神情。
 
    “兄弟们辛苦了,都出去吧,我和他单独谈谈。”苏锐说道:“对了,再麻烦搬两张凳子来。”
 
    很快,凳子
    苏锐笑的浑身颤抖不已,想绝食都没有机会,这该是怎样屈辱的一种体验?
 
    他走上前去,伸出一脚,蹬在了南宫燕的肩头。
 
    果然,后者都没有任何躲闪的能力,直接侧身倒地。
 
    只不过,这货在倒地之后,还仍旧保持着蹲下的姿势,看来不光是腿麻了,而是全身都麻了!
 
    “都到了现在了,你那两个哥哥都没来救你,这说明什么?”苏锐坐在椅子上,笑着问道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在见到南宫燕之后,让他的心情好了许多。
 
    “说明我打赌输了,欠你两个亿,我知道,你不用总是提醒我。”南宫燕蜷在地上,咬牙切齿的说道,这货倒也没否认这笔钱。